首页 > 承德新闻 > 正文

抚州眼睛准分子手术,抚州眼睛准分子激光手术,抚州眼睛准分子

抚州眼睛准分子手术,

  潞安集团采样工闫彩霞有绝活

  眼手耳都能测煤泥水浓度值,准确率达100%

闫彩霞用手测试煤泥水浓度值
闫彩霞用手测试煤泥水浓度值

  平时正常用仪器测试煤泥水浓度值,需15—20分钟。而潞安集团常村煤矿45岁的煤质采样工闫彩霞,不用任何仪器,一眼目测、二指轻揉、三听定音,煤泥水浓度指标顺口而出,准确率达100%,大大缩短了洗煤的化验时间。

  10月24日,在常村煤矿洗煤厂,闫彩霞给记者展示了自己的绝活。

  用“土”法3秒钟测出煤泥水浓度

  在洗煤厂一个很大的煤泥水池子旁边,闫彩霞4个手指轻巧地在第一个盛满黑煤泥水的取样桶中插了一把,大拇指飞快地在其它4个手指上搓了两下,马上就报出煤泥水浓度值;在第二个取样桶中,她手拿一个铁瓢,反复两次舀出多半瓢煤泥水从高处往下倒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,又迅速报出煤泥水浓度值;第三次试验,她通过倾听导流管液体流到煤泥水池中的声音,还能说出煤泥水的浓度值。

  取自3个不同地方的煤泥水样,闫彩霞用3种不同的预测方法,均不超过3秒,而且报出的数值与化验人员的化验结果完全一致,测试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啧啧的称奇声。

  煤泥水是洗过原煤之后的水,闫彩霞形象地叫它“稀糊糊”。在洗煤过程中,这些“稀糊糊”都是宝贝,从不外排,要回收利用。“稀糊糊”的稠稀度就是煤泥水的浓度(包括洗水浓度和底流浓度),直接影响洗出的精煤质量,必须保持在一定数值,一旦高于这个数值,就要停产等待,直至指标正常后生产才能继续。

  闫彩霞向记者介绍起绝活:目测包括两部分,一是直观上看煤泥水池中上层水面与下层水面的清晰度、清透度,二是反复两三次把舀起来的煤泥水从高处往下倒,看视线是否受阻。如果眼前像挡着一层纱窗,但纱窗背后的风景一览无余,则浓度不高;如果纱窗太密,眼前视线受阻,看不清后面的景色,那就说明浓度过高。

  手测试的办法是,用手轻轻在煤泥水中蘸一下,先从直观上看煤泥水沾在手上的颜色深浅,来判断煤泥水浓度大概在哪个阶段,再用手指轻轻捻压几下手上的残留物,通过粘手的程度就能测出煤泥水浓度的高低、粒度的组成和大小。如果手指头是干净的,说明煤泥水浓度不高,可以继续使用;如果手指头发黑,则高于标准浓度值。

  耳测试是指站在导流管旁边,听导流管液体流到煤泥水池中的声音。如果声音清脆发尖,说明煤泥水浓度低,可达标;如果声音沉闷无力,说明煤泥水浓度超标。

  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干好

  1995年,21岁的闫彩霞从潞安技工学校毕业后来到潞安集团五阳煤矿工作,次年被调到常村煤矿洗煤厂煤质车间从事煤泥采样工作。当时仅一个车间的采样工就有十三四人,多数是年轻工人。一个班上8个小时,三班倒。

  “洗煤是煤炭生产很重要的一个过程,在这里能分出精煤,可以说是煤炭价值提升的一个环节。”闫彩霞说,他们的工作主要是通过对洗煤用过的煤泥水进行质量检测,来实时动态监控洗煤流程,从而保证洗煤的质量。

  每天往返于6个采样点,提着十多公斤的煤样,“当然现在习惯了,也就好多了。”事实上,这项工作远不是一句“习惯了”就能概括的,除了体力上的辛苦,长时间的质检工作也让爱美的女孩一定程度上失去了“装扮”的可能。

  和闫彩霞一起分配到岗的姐妹们陆续调走了,闫彩霞留了下来,并琢磨着简单快捷实用的办法,快速测验煤泥水数据。她一遍遍地用手试、用手摸,细心观察煤泥水粘手程度如何,查看其中的颗粒组成,估算出化验数值……十多年的认真揣摩,苦心孤诣,功夫不负有心人,目测的数据和机器检测不相上下,准确率达100%。“想要学这种本事没什么好办法,只能摘下手套,上手多练几年。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,就继续把它干更好吧。”闫彩霞说。

  因疏忽了对家庭的照顾 女儿小时候和她还有些隔阂

  一直将大部分身心放在工厂的闫彩霞,一定程度上疏忽了对家庭的照顾,她的女儿小时候一直跟她有些隔阂。

  “平时女儿放学时,我很少去接,有一次难得倒班,想去接她,结果还被拒绝了。”闫彩霞有点无奈。“我闺女那时候还小,嫌我手粗,不想让我去接,也不想让我摸她的脸。”虽然明白女儿还小,但有时候闫彩霞还是有些伤心。“我下班后就回家给孩子做饭,从来不打麻将,也不到外面溜达。”

  闫彩霞是个好矿工,还是个好儿媳。婆婆家住在五阳煤矿,闫彩霞只要休息就去婆婆家做饭洗衣收拾家。

  女儿长大懂事后,看到下班累了躺在沙发上的妈妈,就把饭做好端过来。现在已经在读大学的女儿逐渐明白了母亲的敬业,时不时地帮妈妈挑选一些衣服。“其实我也穿不了多少,工作时穿的是工作装,而且我这年纪已经过了穿得花花绿绿的年龄了。”尽管这样说,但闫彩霞对于女儿的变化,还是很高兴的,每次和女儿通话,听着女儿在话筒那边说话,她都感到一阵温暖,“还是闺女贴心。”

  “绝活”减轻了劳动强度提高了生产效率

  洗煤厂厂长王文兵告诉记者,闫彩霞是常村矿第一届“煤海工匠”。她“3秒预测煤泥水浓度”的绝活非常人可比,没有多年的苦心孤诣压根练不出来。用仪器检测需要15分钟到20分钟,她却只需3秒钟,而且准确率达100%,大大减轻了采制样工的劳动强度、提高了生产效率。

  该厂党委书记王勇说,当初一起进厂的20多个采制样女工除了闫彩霞均已调离,只剩她一个人了。如果没有对企业、对岗位发自内心的热爱,她不可能坚持这么久、做得这么好。煤质车间做过统计,22年来,闫彩霞的工作一直处于奔跑状态,磨破了600多副手套、穿破了100多双帆布鞋,走过的里程有8700余公里。

  说起师傅闫彩霞,年轻的王伟难掩崇拜:“师傅在我们心里就是一个‘超人’。因为有师傅,我们现在也享福啦!”已经是煤质车间副主任的闫彩霞把采制样和自己的绝活结合起来,实现了对采制样的实时监控,采制样工奔波的次数从一班十多次下降到三四次,劳动强度也大大降低。

  闫彩霞的想法很简单:洗煤厂离不开采制样工,她的任务就是给企业多培养人才,把绝活教给更多的人。2013年,闫彩霞被提任为煤质车间副主任。虽然有了这份荣誉,但这并没有使她骄傲停滞不前,她依旧如螺丝钉般默默地在工作中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,更多地承担起自身的责任,并且在这么多年的工作过程中,收获了“先进工作者”和“三八红旗手”“十大女杰”等称号。

  本报记者 张文举

相关热词搜索:承德市 家庭

上一篇:承德市对离退休人员养老金领取资格进行信息采集
下一篇:最后一页